公告:本网站为大唐煎茶创始人茗仁先生(李乐)的个人网站,如需转载文章,请注明出处!

长篇小说茶圣陆羽(三十一)崭露头角

长篇小说《茶圣陆羽》 中国茶道 1050℃

三十一、崭露头角
  
  (陆羽乘船北上去访义阳毛尖茶,在饭店品茶惹怒店主,陆羽自煮了茶让店主喝,店主惊叫陆羽仙人,上好酒好菜陪礼。)

江风浩荡,吹得船头桅杆上的风帆猎猎作响。两岸的风景变幻着,鲜丽而又新奇,时而是宽阔的滩涂,时而是泛绿的庄稼,时而又是高耸的青山……
二十一岁的陆羽伫立船侧,心也如江水一般波动不已。这是他第一遭单独出行,也是他事业的开端,他能得到一个怎样的结果呢,不得而知。不过,他胸中澎湃着一股激情,这激情是智积师傅、李齐物大人、崔国辅大人,还有他的季兰姐姐、死去的婉娘,以及许许多多的人给他的,于是,他把这些人又在脑海里回想了一遍,就想起了那个跟他虽只一面,但却已情深谊厚的谢清昼来,这个闲云野鹤一样的人,如今又浪迹到哪里了呢?
想得更多一些的,还是季兰姐姐,陆羽在心里一次次地喊,陆羽就要干一件大事了,成功了我就来见你,姐姐你等着我啊!
大船在汉水里走一阵,就转入北河往北行进,再进入澴水。因为是逆水行舟,要借助风力,所以走走停停的,好在水面平缓,水流不急,只要有点风就能使船上行,因此倒还顺利。船上人很多,每到停靠的埠头都有人上下,那些人多是短衣褐衫挑担携筐的庄稼人和小生意人,象陆羽这样幞头长袍的读书人极少。船主是个五短身材的汉子,见陆羽是太守送上船的,因此格外照顾,吃饭喝水不时问起,对他的牛和驴也让人不时添草加料,不过陆羽也没亏他,船钱是上船时崔大人让人付了的,陆羽走时另给了他二两赏银,当然这银也是崔大人给他的。
这正是季春时节,蓝天白云,艳阳高照,草木葳蕤,气候宜人。有时夜晚下一场阵雨,但白天又晴好起来。陆羽来了诗兴,在船上做了一首小诗:慷慨赴约行,豪气贯天地,茶心若流水,日夜无歇时!
五天后,船行到一个叫李家寨的地方就到头了,到义阳还有一段陆路。陆羽弃船登岸,他让峰牛驮着他的一应行李,然后骑在温驯的白灰驴上,向人问了路,沿官道颠颠地朝义阳行去。驮了东西的峰牛在前,陆羽骑了白灰驴在后,那白灰驴其实并不老实,嫌慢条斯理的峰牛走得慢,好几次想越过峰牛前走,被陆羽喝住,才变老实了些。
渐行渐远,走了半天,官道逐渐变窄,人烟逐渐稀少,路两边山峰依次变高,逶迤连绵了。好容易看到路边地里有个吆牛犁地的老农,就喝住了驴,前去问道。他向老农长揖施礼,谦恭地问:请问老丈,此处到义阳还有多远?
老农见问者是一个书生模样的人,连忙停犁回礼答说,客官是说到义阳城吗,那已是不远了,顺官道再走五里路便是了。
陆羽想了想又说,老丈,晚生是到义阳来访茶的,义阳的毛尖茶名头大哩,我想到实地看一看,但毛尖茶产地是在哪些地方呢?
老农一听说茶就笑了,一捋胡须说,呵呵,看你不像我们义阳人,却也知道我们义阳茶?老夫就是个喜茶人,每天要喝几大碗哩。不过你要看茶,在义阳城是看不到的,城里只有成茶出卖;要看茶,就得到“五云两潭一寨”去看,也就是车云山、连云山、集云山、天云山、云雾山、白龙潭、黑龙潭、何家寨,当然以车云山的茶最好了,那里的茶,煮出的汤水金黄爽口,提神醒脑哟,这时节正是采茶的日子,你去了就看到了。
陆羽就问去车云山的道路。老农手搭凉蓬,看看天上的日头说,要到车云山,须先到义阳城;到义阳城往西走十来里山路就到了。不过今日如到车云山就很晚了,也看不到采茶,客官不如就在义阳城歇了,解过乏,明日起早上山,岂不是好?
陆羽大喜,谢过老农,跳上驴背,继续沿官道前行。果然行了一个多时辰,就到了义阳城。
从东城门进得城去,见义阳城虽然城小街道窄,却也整洁繁盛,青石板的路面两边,青瓦房舍紧密相连,只是人物衣饰破旧,来来往往忙生活的人牵索不断,挑担的小商小贩吆喝声此伏彼起,让初来乍到的陆羽颇感新鲜。那些人也对他的峰牛和白灰驴觉得好奇,纷纷对他侧目。
陆羽也不以为意,他找到一家叫“义阳家”的客店歇下来,安顿好峰牛和白灰驴,吩咐大胡子店主不用为他备饭,就踱出店到了街上,不料大胡子店主叫住他说,客官是要去哪里?陆羽说我随便走走。大胡子店主说客官是初来,那是该好好看看我义阳风光。我义阳北依宛洛,南带荆襄,有“中州屏障”之称,城虽小,却是历史有名,客官多住几天,去看汉代议事台、桑城、新都古城,还有凤凰山啦……哦,更要去看义阳三关南武胜关、平靖关、九里关……
陆羽急着要走,见大胡子店主还要往下说,忙打断他说,多谢店主提起,小生此行另有他事,待来日再细细探访。
他跟在人背后逛了一会街,感受着此地的风土人情,满街是小店铺,卖冬枣、银耳、药材、板栗、猕猴桃、蜂蜜这些土特产。忽然,他的眼睛一亮,看见前边有家饭店房上挑着一面写着茶字的黄旗。他三步并作两步赶了上去,见是一个不大的店,门口却贴了一副对联,左联是:碗盛千峰翠色;右联是:杯纳万古流泉。陆羽念过对联笑笑,见此店面也还干净,就走了进去,离晚饭时候尚早,因此店里还没什么人。那戴着平顶帽的店老板——粗眉老头眼尖,一见有个戴幞头书生模样的人进来,早已迎上来,弯腰打躬满面是笑地问,先生里边请,小店茶饭齐备,有新野臊子、新野板面、新甸锅盔、栗河乳鸽、龙潭黄酒,饭香菜美,尤其烹茶技艺名声远扬,我义阳毛尖茶外形美观,茶条紧细,色泽碧绿,圆直匀整,白毫显露,味甘香高而名声在外。请问先生来点什么?
陆羽听他说烹茶技艺名声远扬,不由起了兴致,就说,吃饭还早,先给我煮一碗茶汤喝过再吃饭。
好咧——煮一碗香茶!老店主朝内高喝一声,一个肩搭毛巾的年轻伙计出来将陆羽坐的桌子抹了,又端一盘冬枣让陆羽慢慢享用。陆羽吃了几粒冬枣,不一会功夫,茶煮好了,伙计用托盘端了出来,老店主跟在后面,在伙计将冒着热气的碗往陆羽的桌上端时,老店主站在陆羽身旁有些自得地说,客官,你尝尝味道如何,喝过了你就知道小店名不虚传!
陆羽将鼻子凑近碗边嗅了嗅,眉峰轻轻地皱了起来,接着用嘴吹了吹碗沿,嘬了一口。老店主看着陆羽,迫不及待地问,味道不错吧?这里边可是放了好多东西的!
卟地一声,陆羽将含在嘴里的茶水朝地下吐去,大叫一声:此沟渠间弃水耳!

那老店主一听陆羽如此说,勃然大怒,眼睛睁圆了,紧瞪陆羽说,客官,你怎么敢这样说,毁我小店清誉?看你年轻轻的,又是个识文断字的读书人,本店不好跟你动粗,不过你今天得说个缘由来,否则你恐怕走不了路!那伙计也跟着叉腰怒视了陆羽,一副要动手的样子。
见这劲仗,陆羽哈哈一笑说,莫非掌柜的真不知道此茶之劣由?
那老店主更为动气,吼道,凭什么说我这茶苟味劣?我们义阳毛尖天下闻名,我又加了葱、姜、枣、桔皮、茱萸之类佐料,味美无比,你反倒说是沟渠间弃水,如此毁我茶饮美誉,得说个之乎者也,不然由不得你!
陆羽见老店主真的动火了,忙施一礼说,掌柜的息怒,小生说话唐突,有所得罪……不过,茶汤的味道实是不敢恭维,这样,让小生自己煮一碗茶汤给你尝尝,茶钱算在我身上,如果你们认为没有你们煮的好,我加倍给你银钱,如此可好?
听说可以加倍给钱,老店主才缓过脸来,说,我倒要看看,你会煮茶?
陆羽一笑说,晚生对茶略知一二。
那好,请!老店主伸手往后边伙房一引。
进了后院伙房,有两个伙计在那里忙碌,老店主让他们停下来,他从一个木柜中取出半块茶饼,将釜灶和一应作料指给陆羽,就让陆羽煮茶。陆羽先掰出茶饼看看,用鼻子嗅嗅,用舌头尝尝,对店主说,掌柜的,你这毛尖茶叶好是好,可惜没有制作好,不该用猛火烘茶饼,皮焦里生,烘烤不透,残留水分多致使有了霉变,影响茶味,你还有没有更好的茶饼?
没有了,这是最好的茶饼了。老店主一口咬定。
没有就将就用吧。陆羽让一个伙计碾碎茶饼,让另一个伙计洗好铁釜,放在灶上,往里加水时,陆羽问这是什么水,老店主说当然是井水了,井水煮茶最好嘛!
陆羽笑说,掌柜的差矣,煮茶山水为上,江水为次,井水再次,当然各种水还要细分的,不过今天也只有将就你这水了。他拿起一个用老葫芦剖开做成的水瓢,在水缸中部舀了一瓢水倒入釜内,让伙计用小火烧水,店主又说起来,小火费时,用大火很快开了嘛!陆羽说,请别插言,按我说的做吧。
说话间,水已经微沸有声,陆羽的眼睛紧盯着水面,待水边缘如星涌连珠时,他下了茶末,煮一会,水面腾波鼓浪时,陆羽立即让停火,然后放了一点盐末,就让伙计盛入两个碗中。老店主哼一声说,你连一样作料都没放,煮的时间也不到,这叫什么茗粥哟,还不难吃死了!
陆羽让伙计把茶汤端到大堂桌上,对老店主说,陆羽技艺不精,见笑了,请掌柜的品尝!老店主把脑袋摇得拔浪鼓一样说,你这茶汤有什么好吃,想来不过跟马尿水差不多,我不跟你多说,快赔我银钱来吧!
陆羽端碗喝了一大口,咂咂舌说,不算好,还能喝,请掌柜的喝后再说钱吧,如比你刚才的茶汤难喝,晚生一定兑现诺言。
嘿嘿,你这书生是要麻我不懂?不说过的桥比你走的路多,我喝过多少茶哟,从没见你这样煮茶汤的,什么作料没有,还能好喝,好吧,我就尝一口你这马尿水!老店主端起碗喝了一口,本想立刻放碗要钱的,但他把碗只移下了一点,就在胸部停住了,然后不相信似的又举碗喝了一口,奇怪,这茶汤一入口,一股清香之气直透肺腑,然后向四肢百骸扩散,浑身溢出一种说不出的舒服。他急忙举起碗,一口接一口地喝着,眨眼功夫竟将一碗茶汤喝完了。他放了碗,就向陆羽长揖一礼,口称仙人,说仙人呀,你煮的茶汤怎么这样好喝?没见你放什么作料嘛,终不成真用了什么法术不成?老朽我白活了这把年纪,真是有眼无珠,可是得罪高人了,请先生宽宥则个!
陆羽似没听见,端坐凳上,一口接一口地嘬着茶汤,一手抚了肚子自语说,你这肚子啊,好不争气,怎么这么快就饿了?
老店主哎哟一声,忙大声吩咐伙计摆席,连说, 茶仙驾到,老朽肉眼凡胎,多有得罪,这酒饭钱算我陪罪!
片时,酒菜上了一桌,老店主亲自陪酒敬酒劝酒,年轻的陆羽,多日没沾酒了,架不住老店主的一番好话,喝了许多酒,乘酒兴讲了许多茶经,从焙茶的方法到煮茶水的选择、火候的掌握、茶性寒须清饮的道理等等,都对老店主讲了。老店主对这个年轻的书生这么懂茶佩服得五体投地,心里十分高兴,一边频频劝酒,一边将陆羽讲的牢记在心。后来,他见陆羽酒喝得差不多了,就问陆羽住在哪个旅店,一听说是义阳家,手便往大腿上一拍,朗声说,陆先生(老店主已知道这个额上有疤的书生叫陆羽了),那客店主就是我的亲弟弟,我让他把宿钱一并免了!来来来,陆先生,我再敬你一杯酒,放开喝……

转载请注明:大唐煎茶 » 长篇小说茶圣陆羽(三十一)崭露头角

喜欢 (1)or分享 (0)
大唐煎茶 © 2016-2019 · 陕ICP备14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