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本网站为大唐煎茶创始人茗仁先生(李乐)的个人网站,如需转载文章,请注明出处!

长篇小说茶圣陆羽(三十二)访毛尖茶

长篇小说《茶圣陆羽》 中国茶道 885℃

三十二、访毛尖茶
  
  (陆羽在车云山被人当成偷茶贼捉到茶把式竹九公那里,竹九公为他的精神所感动,答应让他参与毛尖茶的制作。)

天才拂晓,陆羽就被叫醒了。宿酒未过,他的头脑还有些发胀,店主按他的吩附煮了一碗茶汤给他喝了,人就精神起来,又吃过店主备下的果品点心,牵出峰牛和白灰驴,然后辞别店主,穿过清冷的街道,出西城门往车云山而去。本来陆羽要给店主店钱的,但店主死活不收,说收了没法向开茶饭店的哥哥交代;不但不收宿钱,还送了陆羽一个从西域传来的牛皮做的水袋和许多蒸馍之类干粮吃食。有了这个水袋,陆羽在外就不用在口渴时找山泉了,先时因常找不到水而要忍受干渴。这使陆羽很感动,他觉得他今生尽遇上好人了,却不知从这天起,那个开茶饭店的老店主按他传授的方法煮茶,特殊的茶味一时使他的店子茶名大振,满城的人都来他店里品茗,他的生意十分兴隆,财源滚滚而来,以后俩兄弟联手,很快就成了义阳的富豪。他们带动了义阳的茶风,饮茶成了家家户户的时尚,茶叶生产跟着迅猛发展,当然这些陆羽就不知道了。
出城门在官道上走不久,天就大亮了。到车云山路途并不太远,但却很是难行。从官道往右拐出后,两边山峰渐高渐陡,山路沿沟盘旋而上,好在有白灰驴代步,使陆羽免去了攀爬之苦。
太阳从远处的山边露脸了,天地一下亮堂了许多,晨风抚面,空气清新,山中的树林里不时有好听的鸟鸣声传出,这情这景,更使陆羽心情舒畅。他在驴背上一颠一颠的,一会儿想着崔国辅崔太守现在正做什么,一会儿又想李复,离开竟陵回京城是什么样子,一会儿又想那个和他脾味相投的谢清昼,此时又浪到哪里去了呢?唉,这人在世上,怎么都要辛苦飘蓬呢?他一路看山望水想心事,倒也并不感到寂寞。
一个多时辰后,陆羽到了车云山,太阳已有一竹杆高了,在过了一道石门一般的山口后,眼前突然豁朗起来,两边山势平缓的坡上,薄雾轻笼,层层梯田顺山势盘绕,田里栽植着齐腰的茶树,一眼望不到边。这时太阳被一团乌云遮住了,清风吹过,绿色的涟漪直涌天边。乍见这幅美景,陆羽惊奇地张大了嘴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茶树。龙盖寺算植茶较多的了,也不过几十亩茶树。这里整个两边山坡都是茶树,满眼碧绿,颇为壮观。
正自感叹,忽听远处云雾中飘出采茶男女的对歌声,陆羽细听,唱的是:

女:一出城南下马河哎——
男:长冲口子穿街过哟——
女:汤泉池里洗个脚哎——
男:仙桃坪里岔路多咧——
女:弯刀岭上吃冷饭哎——
男:蜜蜂岩下等情妹哟……

那女声清脆,男声粗犷,男女的歌声如一只多情的手,轻抚着陆羽那颗年轻的心,他听得如痴如醉,连峰牛和白灰驴也停住了脚步,白灰驴还激动地“昂昂”叫了几声,仿佛在应和那远处传来的歌声。陆羽一时诗兴涌来,一首诗脱口而出:

峰峦涌雾雾锁山,义阳寻春春无限,风送茶垅绿浪远,仙歌悠长动地来。

然后,他睁大了眼睛,往浓雾深处望,但什么也看不到。这时歌声停了,只见得白雾贴在茶树上柔曼地滚动,好似浑沌初开的洪荒年代一般,陆羽一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了。他吆着峰牛和白灰驴走了一段路,浓雾突然涌过来,把他和牛驴紧紧包裹住了,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见。雾粒子如幽灵一样,从陆羽的头顶上、耳朵边、胁下溜过去,有的则憩息在他的鬓角和眉毛上,化为透亮的小珠子,陆羽一下生出超然尘世之感。
好在来了一阵清风,撕碎了浓雾,碧绿的茶树又出现在面前。陆羽干脆下了驴,走在前面,朝刚才歌声的方向走。忽然,歌声又起了,但却在另一个方向:

女:品茶(呀么)请到长园来,
男:新茶(那个)先在蜜蜂岩!
女:新茶飘香蜜蜂岩哎,
八方宾客(那个)山上来。
男:哥如青松扎山间哎,
妹如山花偎树开——
女:青凌凌的泉水甜蜜蜜哟,
毛尖(那个)醉心怀——
男女:哎嗨哟喂,哎嗨喂哟喂,
毛尖(那个)醉心怀!

这次,女的唱得婉转,男的唱得高亢,又是一种山歌滋味。在施家戏班生活了很长时间的陆羽,听惯了婉娘等人伴着舞蹈的美妙歌声,乍一听山歌,很觉清新动人。他赶了峰牛和白灰驴,急急往歌声的方向爬去。但是,他很快又进了浓雾中,不辨方向,尽管微风时吹,雾霭流动得很快,可依然影影绰绰的难见大山真面目。并且,他忽然发展脚下的路变窄了,原来的山路不知去了哪里,自己和峰牛白灰驴走到了茶地里乱窜起来。越乱窜越找不到路,他急得朝云深不知处大喊了一声;喂——你们在哪里?
他的喊声在山谷间激荡,但却没有人回应,相反四下显得更是寂静,他一连又喊了几声,正自惊疑,忽然从旁边的云雾里钻出几个人来,有的夺去他手上的牛绳,有的紧紧抱住了他,然后他的双手就被反剪了,他听到一个姑娘格格地笑着说,松林哥,这下我们总算逮住一个偷茶贼了!陆羽背后一个男子说,嘿,这个贼胆好大,起好大的心,竟敢拉了牛和驴来驮茶!

陆羽急忙挣扎说,我不是贼!你们错怪好人了!
背后另一个男子在他头上敲了一击,吼道,老实点,不是贼跑到这里干什么?姑娘也说,没一个贼承认说他是贼!陆羽说,我真不是贼,我是来看茶……话没说完,就听另一个姑娘哈哈大笑起来,说,你就为茶来的,还敢说不是贼!松林哥,根生哥,我们押他到竹九公那里,让竹九公处置他!桃叶妹,你赶牛,我牵驴,哈,你们看牛和驴都满不错的哩,尤其是牛,好壮啊,今天我们收获很大,竹九公可要夸我们了!
几个男女都笑起来,然后两个男子推搡着陆羽,在茶地里跌跌撞撞地走。雾霭渐散,陆羽终于看清逮他的两男两女的面容了,他们一副山里男女打扮,男子头上挽着的黑发上戴着方布,身上是直领短褐衣裳,面容年轻英俊,透几分山里人的剽悍气;两个姑娘不胖不瘦,眉眼俏丽,长发披散,直领红衣,腰上拴着采茶围裙,陆羽想他们可能就是刚才唱山歌的男女了。
也不知走了好一阵,陆羽感觉来到一片坪地了,果然不出所料,就听那个桃叶妹老远就叫起来,竹九公,竹九公,我们逮住一个偷茶贼了!
一个老者的声音远远地说,好,把人带过来!
背后叫松林哥的男子就在陆羽背上一推说,快走!
陆羽心下暗自叫苦,心想今日不知要受到何种遭际了!
又走一段路,好象是转过一个山嘴,来到一个山湾,这里云雾消散,陆羽一下看见湾里有一排竹木搭成的草屋,屋前放了好些篮子、笼子、簸箩之类用具,有几十个人屋里屋外进出着忙碌,陆羽看出他们是在制茶。
竹九公,人押来了!桃叶又快嘴快舌地叫起来。
从忙碌的人群中走出一个银发长髯面容清癯的老者,说,啥样人,敢到我们车云山来偷茶?两个男子就把陆羽推到老者面前说,竹九公,就是这个人,你看,他起心不小喃,还吆了牛和驴来驮,想一回就把我们车云山的茶叶偷光!
那些忙碌焙茶的人也围了过来,想看偷茶贼是什么样儿。
陆羽看着老者的眼睛说,老丈,冤枉,我不是来偷茶的!
老者双手叉腰,也在看着清瘦的陆羽,他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说,你不是来偷茶,那你是来干啥的?
陆羽说,我是来看茶的!
围着的人都笑说,自家都招了,就是来偷茶的嘛!
老者也呵呵一笑说,看茶的——那就是偷茶嘛,我们这里说看茶就是偷茶!不过——
陆羽懵了,原来这里说偷茶就叫看茶,好在他见过世面,不慌不忙地说,我是外地人,我说的看茶的意思,是……访茶,我要访察大唐各地的茶事,有心成一册茶书!
哦,看你是穿了一身儒生衣裳,不过谁知道是真是假?
陆羽赶忙向老者施一礼说,我有证明啊,我带着竟陵崔国辅崔大人赠我的文槐书函,那是黄门侍郎卢公送他的哩。
在哪里,我们看看。
在峰牛背上的布袋里。你看,这峰牛和白灰驴也都是崔大人送我用作访察茶事用的哩。陆羽心里长出一口气了。
早有人从峰牛背上拿下布袋,从里面取出一个雕刻精致的木匣子。
是这个吗?
是,里面放着笔墨纸砚文房四宝。
老者看过后,收起文槐书函,目光变柔和了,说,看来误会了,你真是个读书人,从远方来到这里就是客,我们茶人就用茶来待客了。他吩咐人给陆羽煮茶解渴,又对围着的人说,都去忙自己的活吧。
众人也就散了,那个叫桃叶的姑娘对三个同伴说,哎,我们白忙活了,逮了一个书生来。三个同伴哈哈笑着,又瞅陆羽一眼,就去采茶了。
老者从屋里给陆羽搬出个小凳让他坐,说,书生,你叫啥名?
陆羽连忙作答,老丈,我姓陆名羽,字鸿渐。
呵呵,那我就叫你陆公子了,老夫种了一辈子茶,人称竹九公,人人都这么叫,你也这么叫吧!你说,你到我们这里,是要访什么?
陆羽站起来,向竹九公深施一礼说,竹九公,陆羽此来,是慕了义阳毛尖茶的名头,访毛尖茶的生产、制作方法,品毛尖茶的味道特点,竹九公,我知道你是行家里手,你不会对我保密吧?
竹九公沉吟地说,对生人,特别是那些奸商,我们毛尖茶的制法是全部保密的,只是对你…… 那另当别论了。老夫如果没有看走眼,看得出你不是那种人,是个有志气抱负的年轻人,访茶成书,那是造福茶事、造福后世的事,老夫没说的只有支持了!
陆羽一下跳起来,深深一揖说,谢老丈偏爱,陆羽感激不尽!
竹九公摆摆手,要陆羽坐下,说,别客气,你走了半天,一定又饿又渴,先吃过茗粥才说。
说话间,一个村姑端上热气腾腾的茗粥,竹九公说,这里条件简陋,连个桌子也没有,这两块大石头,就是大家吃饭当桌子用的,碗如烫手,你就把碗放上面。陆羽道声谢,就端着吃!陆羽也真又渴又饿了,他在碗边吹气,边吹边吃。这里的茗粥和竟陵又不同,不但加了各种作料,还加了黍米,更加浓稠。
陆羽说,竹九公,这茗粥煮时如果只在茶汤里放点椒盐,作清饮怎么样?
竹九公正将腰间布带扎紧,手拿起一个大簸箩准备忙活,听问,一笑说,陆公子你说的清饮,好是好,可那得要有闲心情慢慢品味。我们庄户人终日劳作,觉得这样吃才好,既止渴生津,提神醒脑,又饱肚充饥当半顿饭哩。
哦,是这样。陆羽略一沉吟,想他的渐儿茶那种清饮法眼下只能在文人士大夫中推行了,而要在劳苦大众中推行还得有待时日。
竹九公说,陆公子你用着茶,我去焙茶房看看就来。

太阳从云缝里露出一丝阳光,清风徐徐地吹过,陆羽喝着茗粥,这又是另一种吃茶法,虽然不及他渐儿茶的味道,但此时喝起来,也感到说不出的舒畅。这种浓稠的茗粥果然有解饥止渴的双效,陆羽一大碗下肚,额疤处冒出几滴细汗,他干脆摘了幞头,露着挽成髻的头发。他看到棚屋里村姑又要煮茶,就进屋去看,只见村姑在饭锅里添上挑来的溪涧水,然后在灶膛里燃着松枝,用火钳夹了茶饼,借着灶口里吐出的火舌两面烘烤,烤得灰褐色的茶饼表面鼓出了气泡,呲呲地作响。待饼面呈现出赤红的颜色时,就将茶饼放在切菜的案板上用刀砍成小块,再放入石臼碓细,用粗箩筛过,在灶台上排开几个大碗,碗里放了茶末,锅里的水开了,村姑用葫芦瓢舀入开水以七分为限,待捂出茶汁后,再投入备好的作料,茗粥就做好了。
这是一种古老的吃茶法,陆羽正看时,竹九公从另一边棚屋里过来,在门口问,陆公子,茗粥够不够,不够再煮一碗来!陆羽连忙放了碗,说够了够了真够了,肚子都喝胀了。跟着出了棚屋。
竹九公说,那你歇一歇后再看茶吧。你看,我们制茶这采、蒸、捣、拍、焙、穿七道工序,你要从哪里访起?
陆羽说,多谢竹九公厚爱,陆羽不胜感激,这样吧,我跟工匠们一起干活,每道工序干一天,伙饭钱我照给。竹九公在一块石头上坐下来,笑道,你在给我们干活哩,有劳有食,伙饭钱就免了。
陆羽说,那多谢竹九公了!哎,竹九公你年高识广,听我师傅说,这茶是神农氏发现的,不知是也不是?
当然是啦,竹九公说,尧舜以前,神农氏在鄂西大山中搭架采药,日尝百草,看哪些草是可以治病的药,有天他尝到了七十二种有毒的草,结果中毒倒在一棵树下,昏昏糊糊的,口也干渴难耐,他就嚼那树上的绿叶,结果头也不昏了,口也不渴了,肚子也不痛了。这样,神农发现了这种树叶的神奇作用,给那棵树起名叫茶树,至今,鄂西的那片大山还叫神农架哩。你四处访茶,可得去神农架走一走,那里有好茶,还有一种仙人掌茶哩。
陆羽说,我是要去的,这一趟就要去,要去喝仙人掌茶!哎,竹九公,照你说来,这茶也是一味药了。
当然是啦,竹九公说,人受了风寒,或是淋了雨,只要喝几碗滚热的茶汤,出一身透汗,那病就去了八九分。若还要打夜工,喝碗茶,包你一夜没瞌睡,眼皮眨也不眨一下。还有,如果你酒喝高了,喝碗茶,保你平安无事!
陆羽沉思说,茶的好处可太多了。竹九公,我再问一下,义阳毛尖很有名,这茶名是不是也有来历?
竹九公笑微微地说,是有个传说,不过说来话长了。
陆羽请求道,趁这阵歇气,请你给我讲讲吧,不知竹九公能否开恩?
竹九公摆摆手,略为凝神沉思,就讲起来。
相传很久的时候,车云山上有个山民叫阿毛,他自幼父母双亡,一个人过着孤苦伶仃的生活。他白天种地砍柴,晚上回到自己的茅草屋。一天夜晚,阿毛做了一个梦,梦见天上的仙女要来车云山游玩,邀请阿毛与之相会。第二天,阿毛穿过蜿蜒的古径,去了那片竹林,并没见到有什么仙女,他很失望。这时听见树枝头上有一只画眉在婉转歌唱,他对画眉说,你是在嘲笑我傻吗?不想那画眉听了,竟唱道:

人间美景车云山,引来神女下尘凡。
若得朝云与暮雨,只羡青山不羡仙。

唱完飞到地上,脱下羽衣,变成一个美貌的姑娘。阿毛又惊又喜,一问,才知姑娘是司管天宫茶园的茶仙子,芳名心尖。从此,心尖每天化作画眉下凡来与阿毛相会。心尖不顾身份的差异和天庭的戒律,与阿毛私订了终身。
这件事终于让王母娘娘知道了,心尖犯了天条,被贬下凡尘,变成一只真正的画眉鸟。她给痛苦万分的阿毛衔来一粒茶籽,让他留作纪念。画眉鸟如泣如诉地鸣叫,无论阿毛怎样哀求,她再也变不回少女,最后流着泪飞走了。阿毛把茶籽种在山坡上,日日精心照料。每当他想念心尖时,就会对茶树苗独自流泪。一次,阿毛的眼泪滴到茶树上,霎时茶树长大了,开花了,他发现每朵茶花里面都有一个茶仙子。茶仙子飘然飞出花蕊,所到之处,立刻就长出一棵棵茶树,眨眼间就会长大开花。原来画眉衔来的这粒茶籽不是凡品,而是茶仙子心尖离开天宫时在茶园中摘的一枚仙品,而且带了茶仙子的灵气,一见到阿毛的眼泪,就能在瞬间长大开花。不到半天工夫,茶树已经植满了山坡。
阿毛把自己对心尖的思念都寄托在茶树上,一心一意栽培茶树。他栽培出来的茶叶,芽叶鲜嫩,色绿光润,白毫细密,香气幽远,风质清高,汤色碧绿,茶香浓郁。后人为了纪念阿毛与心尖,从他们的名字中各取一字,把这种茶就叫“毛尖”。这就是毛尖茶的来历。
陆羽被这个美丽的传说深深地打动了……

转载请注明:大唐煎茶 » 长篇小说茶圣陆羽(三十二)访毛尖茶

喜欢 (1)or分享 (0)
大唐煎茶 © 2016-2019 · 陕ICP备14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