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本网站为大唐煎茶创始人茗仁先生(李乐)的个人网站,如需转载文章,请注明出处!

长篇小说茶圣陆羽(三十三)苦学茶技

长篇小说《茶圣陆羽》 中国茶道 1008℃

三十三、苦学茶技
  
  (陆羽与茶工一起吃住,一起制茶,熟悉制茶采、蒸、捣、拍、焙、穿的七道工序,每晚拿出文槐书函,在羊油灯下记写当日的收获,然后就诵念《诗经》中的诗句。)

每天,陆羽和那些茶工一起吃住,一起制茶,他学得投入,忘记了时光,忘记了劳累。虽然他在龙盖寺时,也参与制茶的每道工序,已有不少经验,但竹九公的制茶方法又有许多不同。竹九公真是个经验老到的制茶高手,陆羽在他身上学到了许多东西,使他茶学知识又长进了不少。
他穿一身短褐衣裳,和茶工一起汗爬滴水地忙碌。十多间茶棚,基本是每一间一道工序,茶工们按竹九公的吩附,各人紧张地做着自己的事。竹九公不停歇地在每间屋里转着,纠正茶工不合要求的做法。竹九公对陆羽说,做茶是天、地、人三者合一,要出好茶,必须要合宜的气候,良好的地理条件,经验丰富的加工师傅,缺一不可。天气要晴好,温湿合度才能采茶,而制成的茶是否上等,就全靠人的悟性了。竹九公规定,露水一干就要采茶,茶叶在茶篓里不能挤压,叫采午青,背回茶棚立刻摊晾,用日光使茶萎凋,这叫晒青,然后是晾青,俗称走水。
陆羽先学做青,做青分晒青、晾青、摇青几步。晒青——将那些姑娘小伙采回来的称作午青的茶芽,放在屋前平地的篾席上摊晾,用日光萎凋,毛尖茶采得很嫩,基本是一枪一旗(一叶一芽),因此掌握萎凋程度很重要,只要嫩叶子发生卷曲,就要立刻将其收到房里,分放在桌面大的竹箔里,置于竹架上进行晾青。
学过晒青、晾青,然后学摇青,就是将茶叶放在吊着的筛子里摇,这是做茶最关键的一步,也是竹九公看得最勤的地方。开始,陆羽认为摇青很简单,他学着其他茶工,弓着身子一前一后地摇动筛子,茶叶在筛子里发出刷啦刷啦的声音,颇为悦耳动听。正摇得起劲,竹九公来了,急忙让他停下来,然后竹九公抓起筛子内的茶叶看看,又放在鼻子前闻一闻,然后要陆羽旋转着筛子摇,旋转着摇比前后摇费劲多了,直把陆羽摇得气喘吁吁,眼冒金星。而竹九公来看过后,又要陆羽左右摆动着摇。陆羽问为什么要用不同手法摇青,竹九公就给他讲了一番道理。
摇青要四摇四凉,竹九公还给陆羽背了几句口诀:一遍摇青摇均匀,二遍摇青摇水分,三遍摇青摇香醇,四遍摇青摇音韵。但是,同样是摇,有的人能摇出香味扑鼻的上好茶,有的人却只能摇出下等茶。摇青不是简单的前后摇动,而是前后左右还要旋转摇动;而决定怎样摇动的,是茶叶的质地如何,这就全靠经验和悟性了。竹九公是用望、闻、照、摸等方法来观察茶叶的质地,来决定采取什么摇青手法的。竹九公说,摇青的目的是去除茶的杂味,剩下茶的天然香味。摇青讲究动静结合,不同的手法,摇出的香味就不同,而最好的茶必须是香味清醇才行。不过,四摇四凉的最后一遍,是千万不能用手摸茶叶的,摸了就要走味,待每片茶叶呈三红七绿之色时,摇青就结束了。
陆羽对竹九公服气得不行。
接着是炒青,将茶叶放在底下生了火的大铁锅内炒,炒青的目的是让茶的香味定型。一间大屋里架着几口大锅,锅下面柴火吼吼地燃烧,陆羽学着别的茶工,将摇青后的茶叶倒入滚烫的锅内,手上戴了红木做成的茶拨子不停地翻动茶叶,竹九公站在他的身边,不停地教他翻动茶叶的方法和起锅的时间,竹九公说,茶叶变成暗绿色后就要马上起锅,不然茶就变成另一种味了。陆羽觉得炒青不难掌握,只是手和热烫的茶叶接触,麻辣辣的难受,弄不好手就要被烫伤,因此手必须翻动得快才行。
然后是揉捻,将炒过的茶叶倒在茶板上用手揉搓,使其卷曲成条。这道工序看似简单,却是最难学的,因为这要靠手和茶叶的奇妙感应来掌握适度,轻了,茶叶不成条,重了,茶叶就破碎了。竹九公也没有难为他,说这不是三两天能掌握的,需要干许多时日才行,他只要知道做法就行了。
接下来是烘焙,将茶叶置于焙笼里烘烤大半天,焙笼下的炭火须不大不小,这是个最关键的技术,别的茶工师傅也做不好,都是竹九公亲自管火。一间房里,几个地炉生着木炭火,炭火上压了一层火灰。每天,光是这几个地炉的调火,竹九公就要弄半个时辰,然后才在地炉上坐上放了茶叶的焙笼。竹九公是靠手和鼻子来掌握火候的。他说,茶为君,火为臣,掌握得好,茶味才醇厚。焙烘时,还要不时洒水补湿,因为只有湿度准确,茶叶的外形才能紧结。陆羽在这道工序上学得也很用心,他观察竹九公在燃红的木炭上盖灰的技术,发现灰要盖得不厚不薄,既要让燃烧的木炭持久,又要使燃烧产生的热量不大不小,烘焙时还要不时调笼,使茶叶受热均匀。在这间屋里,成茶发出的兰花般香味,让陆羽感奋得不住抽动鼻子。多少年后,当陆羽著《茶经》时,在茶之具中,他照竹九公的方法,这样写道:灶,无用突者;釜用唇口者。甑,或木或瓦,匪腰而泥。篾以系之。始其蒸也,入乎筚……
最后一道工序是做饼,将烘焙后的茶叶包在茶巾或布袋里,放置在木板上,茶工用力抓、压、转、搓,最后压上石板,石板上又压石头,几天后,茶饼就成了。陆羽想,他这次真是遇到制茶的高人了,原来认为自己对茶是很懂的了,不料天外有天,强中还有强中手,学无止境,人千万不能自以为是!他对自己这样警戒。

夜晚时,陆羽在自己住在一个小棚里,在羊油灯下打开文槐书函,拿出文房四宝,取出有名的松烟墨,在砚台里磨得墨浓,在黄笺纸上记下当日的收获——毛尖茶每道工序的过程和需要掌握的关键技术,他已经记了厚厚一叠纸了。记完茶事,他会拿出访茶以来随身带着的那本《诗经》,吟诵一首。他最珍贵这本《诗经》了,和《诗经》同时买的《南都赋》已经在当学子的三年间,被同窗借看,早翻破了,唯有《诗经》依然成色很好。这是他特意保护的结果,因为这本书令他想到两个女子,一个是用此书教他的季兰,一个是陪他看此书的婉娘。这书他不知已看过多少遍,但就是百读不厌,他尤其喜欢里面的三首诗,一首是《小星》,一首是《黍离》,另一首《蒹葭》,这几首诗能体现他不同的心情,在车云山,他每晚诵读的是《小星》:暳彼小星,三五在东。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寔命不同。暳彼小星,维参与昴。肃肃宵征,抱衾与裯,宜命不犹(天空星星闪闪亮,三三五五在东方。匆匆忙忙夜间行,早早晚晚为公忙,命运与人不一样。天空星星闪闪亮,参星昴星悬东方。匆匆忙忙夜间行,抱着被子与床帐,命运与人不一样)。在路途上的时候,他会诵读《黍离》,而思念季兰了,他就诵读《蒹葭》。当然有时候,他也和竹九公及那些茶工师傅谈茶。白日采茶的姑娘小伙都回附近的家了,棚屋只有竹九公和几个茶工师傅、烧饭师傅住,大家聚一起除谈茶外,还谈一些来自京城的趣闻逸事。
走完一遍工序,陆羽又跟在竹九公身后,看他怎样在检查时发现问题,怎样纠正别人错误而制出好茶。没有几天,竹九公就喜欢起这个聪明好学也能吃苦的年轻读书人了,觉得他将来注定是个有作为的人,因此一改一贯对人保守秘密的做法,把自己的制茶经验毫无保留地教给他。
由于毛尖茶芽叶很嫩,再加工序繁复,所以产量很少,每个茶饼要值几十两银子,直让陆羽咋舌,当然竹九公还是大方地拿一些让他品尝。陆羽用他渐儿茶的方法煮成茶茗后,只见茗叶儿在碗底片片复活,形如雀舌,又似鸟嘴,摇曳多姿,香气升腾,汤色圆润,气味清醇,刚喝时觉得有点微苦,继而满嗓子眼都是香味,跟着口舌生津,齿颊留香,喉底回甘,简直是一种润心的洗礼。陆羽对竹九公说,好的茶就要这样,有千百滋味,要有春风的平和,夏阳的炽烈,秋雨的清冽,冬霜的醇厚。他的话再次让竹九公对这个年轻人刮目相看。
不过,当陆羽对他讲茶须清饮,只有浓淡相宜,才能雅致清心的想法时,竹九公并不赞同,他还是觉得放上各种作料,煮成又浓又稠的茗粥好喝。陆羽当然不同他争论,只是一笑了之。
最难得的,是陆羽在这里第一次喝到野茶,那是陆羽将要结束车云山访茶离开的时候,竹九公说,陆公子,看你这些日子这么劳累,难得有你这种一心茶事肯于吃苦的读书人,来日必成大器,我大唐茶业兴盛有望,这也是老夫的唯一希冀,今天,老夫要特别犒劳你,请你喝一种东西!竹九公从他住的棚屋里抱出一个很小的坛罐,用竹勺极小心地舀出一些,让陆羽自己用他的方法煮喝,茶煮成时,陆羽在碗中细看那茶,虽说也是雨前毛尖,但杆子细,叶片大,品相并不出色,谁知一闻,那香味比精毛尖更为浓郁,喝到嘴里更香,还有种麻麻的感觉。陆羽一气喝光,那浓香还久久滞留在口腔。陆羽向竹九公长揖说道,感谢竹九公的厚爱,这是我至今喝到的最好的茶味!
竹九公哈哈大笑说,野的更比家的香吧,因为野茶太香,所以适合你主张的清饮,如果加了其他作料,就将香味冲淡了。
陆羽满心感激地说,能尝到此茶,真是口福,陆羽三生有幸了!他后来在《茶经》中总结说:茶者,南方之嘉木也……野者上,园者次;阳崖险林,紫者上,绿者次;笋者上,牙者次;叶卷上,叶舒次。阴山坡谷者,性凝滞,令人结瘕疾。

转载请注明:大唐煎茶 » 长篇小说茶圣陆羽(三十三)苦学茶技

喜欢 (1)or分享 (0)
大唐煎茶 © 2016-2019 · 陕ICP备14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