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本网站为大唐煎茶创始人茗仁先生(李乐)的个人网站,如需转载文章,请注明出处!

长篇小说茶圣陆羽(三十六)情撼青山

长篇小说《茶圣陆羽》 中国茶道 866℃

三十六、情撼青山
  
  (陆羽来到金州宦姑滩访名茶金州茶芽,却不料茶把式洪青山正遭遇家庭变故而走投无路,陆羽买来慷慨解囊感动了洪青山)

陆羽到达金州府治西城(安康)的时候,已经是日头西斜了,一人一驴都显得很疲惫。他也无心观看城池楼阁与风土人情,找了一个客店住了进去,安顿了白灰驴,就一头倒在铺上,昏天黑地的睡了过去。但是,恶梦不断打扰着他,梦里都是峰牛的事,一会儿是他欢快地牵着峰牛在官道上奔跑,一会儿是峰牛驮着他的行李在爬山,一会儿是峰牛将嘴抵在他的背上亲昵,一会儿又见到强盗们拿着刀,一刀杀进峰牛的脖子,峰牛悲凄地大叫一声,死前朝他深情地望了一眼,一会儿峰牛便被强盗们大卸八块,丢在架了火的大锅里煮着,一会便煮熟了,强盗们你争我抢哈哈笑着吃着峰牛的肉,有个强盗竟拿了一砣肉让陆羽吃,陆羽不吃,那强盗将肉硬塞进陆羽嘴巴里,陆羽哇地一声,翻江倒海地吐了起来,人顿时醒了,却是一头一身的冷汗……
陆羽在西城停留了两天,思想了两天,人才缓过劲来。他想如果不是那个白脸强盗,那他命也没了,不但峰牛,就连白灰驴也要一并成为强盗们的腹中食。现在,除失去峰牛外,其他的都保留下来了,甚至丢在树丛中的银两也拣了回来,不然他就没钱去访察茶事了,而这一切,都得力于那个白脸强盗,他真是一个好人啊,这么好的人为什么要当强盗呢,这内中有什么他不知道的隐情?碰上这个白脸强盗,是他陆羽的运气好啊,不然命都没了,还访什么茶呢!既然人在,就赶快访茶要紧!
于是他把失去峰牛的痛苦极力丢开,在金州城里看了看。金州城不大,虽然市面和人物都较义阳、襄州差了许多,但茶庄仍是颇多,陆羽逢茶庄必进,拿了茶饼观、闻、嗅一番,他觉得多数茶饼质地平平,但有几家茶庄的茶饼却做得相当好,价格也是不菲,据店家说这还不是最好的;最好的只能贡给皇家饮用,在市面上是看不到的,一问,正是宦姑滩那个叫洪青山的人做的茶。
陆羽心上有底了,就买了干粮,补充了水后,骑在驴背上朝宦姑滩行去。沿途仍然是大山,但山势已是舒缓,能看到石缝中竟长有野生茶树,各依地势,一丛丛,一片片,一枪二旗,嫩绿鹅黄,馨香馥郁。到了宦姑滩,地势更是显得开阔起来,这宦姑滩说是“滩”,其实是沟心中一个有着一条长街的小镇,镇两边是平缓的坡地,坡地上辟着一畦畦的茶园,绿压压的直逼天际。汉南春早,此时春茶早过,夏茶又将开始了。
陆羽在镇街口向人打听洪青山的住处,一提那专给官府焙制茶饼的制茶大把式洪青山,谁人不晓,有人就指给了陆羽洪青山的住处,说穿过街后,看见一家屋瓦破烂的单独户,那就是洪青山家了。不过,洪青山最近刚遇上一点事,不想见人……那人欲语又止,陆羽再问,他就不说了。
陆羽没在意,想人生谁不遇上一点事,洪青山遇了什么事,去一看也就知道了。他牵着白灰驴,得得地穿过小街,街边有人奇怪地看他这个外来人,尤其是一些小孩子,啊啊地朝他叫。他懒得理他们径自穿街而过。
走完街道,果然就看见前面不远的地方,孤立地立着一幢旧房,房前的小院站着不少的人,且人声嘈杂,陆羽想这就是洪青山的住处无疑了,他催赶着白灰驴急步走了过去。
到了土院边,陆羽一眼看到院当中两只高凳上放一个门板,门板上躺着一个女人的尸体,有一些女人和孩子围着在哭;旁边不远,有块大石头上坐着一个四五十岁的汉子,脸膛如刀砍斧削一般冷严,头发和衣裳皆很凌乱,嘴角紧闭,尤其是那两只无神的眼睛,空洞茫然地望着远处的青山。他的一侧,有个身穿皂衣戴皂帽的胖子,一看便知是官府衙门里的胥吏,正指着汉子跳着脚喝斥:……洪青山,你别给鼻子就上脸,不知好歹!春茶前你向我们县令大人借银子给你婆娘治病,我们县令大人看你是个治茶大把式,才发善心借银子给你,说好春茶完了就还银子,现在春茶完了好些天了,你却猫起麻起不还银子,找你还钱,你还敢说没钱,说你为婆娘医病钱花完了婆娘也死了,现在连给婆娘买棺材的钱都没有!你婆娘死了有没有棺材关县令大人屁事!县令大人借给你银子,是要你好好制茶,可你连给朝廷上贡的茶项都没完成,害得县令大人差点撤职查办,现在又没银子还债,你说你咋办吧?
汉子依然冷着脸,无神的眼睛无目的地看着远处,不说话。
胖胥吏吼起来,洪青山,老子代表县令大人在跟你说话,你还不理,你不过就是个制茶大把式嘛,有什么了不得的,是你欠县令大人的钱还是县令大人欠你的钱?
汉子终于从嘴里崩出几个字,我没钱,求老爷宽限!
宽限、宽限!都已经宽限几天了,何时是个头?
这时一些围观的人纷纷说,人家洪把式遭了这么大的难,人去财空,还要安埋女人,你们官老爷也不能逼人太甚吧,该给他一条活路吧,你们还要靠他制贡茶哩;制不出贡茶,县令大人恐怕不是撤职查办了,是要杀头的!
可能是最后这句话起了作用,那胥吏怔了一下,口气软了些,不过仍然凶声凶气地说,那就再给你三天宽限,这是最后一次宽限,三天一到,拿不出钱,就别怪县令大人无情了,丑话先说在前头,那就要把你这房子拆平抵债了!我们走!胥吏朝身后的两个衙役一努嘴,自己转身朝人圈外走去,那两个衙役急忙跟在后面。

他们一走,人群又乱纷纷骂起这些仗势欺人的恶狗来,那洪青山依然抿着嘴,铁青着脸,一句话也不说,好象事情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跟自己无关似的。
陆羽走上前去,向洪青山一抱拳说,洪把式,晚生陆羽拜见了!
突然发现有一个不知哪里来的年轻生人,大家都奇怪地把目光落在陆羽身上,洪青山则仍石头人似的毫无表情,只是眼睛朝陆羽翻了翻。
陆羽从驴背上的口袋里取出那罐蜂蜜说,这是襄州的养蜂人孙六让我带给你的蜂蜜!
洪青山接过蜂蜜,脸上这才出现一抹柔和之色,他长叹一口气说,难得孙六还惦记着我!他让旁边一个帮忙的女人熬点茶水,让大家拌着蜂蜜喝。又对陆羽说,客人,你给我带来蜂蜜,按理我该留饭的,可是我刚遭受到家庭不幸,现在家徒四壁,不能待客,只有请便了!
陆羽再一揖说,晚生不能走,晚生是专门来拜访洪把式你的!
洪青山一愣,说,我们素昧平生,不知客人前来有何事体?
陆羽直说道,晚生是从竟陵郡来的,因为自小痴迷茶技,想访遍天下名茶勒成一部茶书,知道洪师傅制贡茶金州茶芽久负盛名,特来求教!
洪青山一听,脸就挂了一层霜,他冷冷地说,客官对不起了,制金州茶芽是洪家祖传绝技,对外人一概保密!感谢你不辞辛劳给我带蜂蜜,洪青山这厢有礼了,学茶的事是万万不能的!说着当真对陆羽作了一揖,陆羽连忙还礼,口说,顺手之劳,不足挂齿,只是这学茶之事还望……话没说完,已见洪青山转过身去不理他了,只好收住话头,怔了一会,怏怏地拉着驴朝镇街走去。
洪青山转身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街口,才摇了摇头,自语说,小子,休怪我无情,这是祖训,我也无奈!
这时一个本家老头来到洪青山面前说,青山,好歹那些恶狗走了,可弟妹的遗体还停在这里,该想法让她入土为安呀——不管怎么说,也得搞一副薄材吧?
洪青山一下又垂了头,说老哥呀,我为她可说是耗尽了,除了还剩个空壳房子外,啥也没有了,还欠一屁股的债,能借钱的人我都借过了,我也不好意思再向人开口了,人家也不愿借给我了,该想的办法也想了,连她的娘家人也不管了,你叫我咋办?实在没法,就只有挖个坑埋了了事!
那怎么行呢,好歹也要弄副薄材的,软埋不出三天,野狗就把尸骨拖出来扔遍地了。老头捋着胡须不满地说。
洪青山不说话了,他重新坐到了那块大石头上,人呆呆的,仿佛也变成了石头。

那个烧水的女人这时烧好了茶,让大家喝蜂蜜茶水,先前哭嚎的女人们嗓子都嘶哑了,喉干舌燥,这时都去拌蜂蜜茶水喝解渴,都说这蜂蜜茶水硬是好喝,抿甜抿甜的,带股花香味和药味,说得连本家老头也去喝蜂蜜茶水了,只有石头样的洪青山与躺在门板上的婆娘没喝。
一个热心老妇人给洪青山舀了一碗蜂蜜茶水,说洪师傅,你也喝点吧,你今天还水米没沾牙哩。洪青山摇了摇头,挥挥手,让女人把水端开。
本家老头说,青山,你别把自己弄倒了,你那独苗儿还小哩,还要靠你抚养,现在他没妈了,就是靠你了,哦,全娃子呢?
我把他弄到他姨娘家去了。
哦,那好,免得他在这里伤心。他还小,才十来岁吧?
十二岁,成人了。
还是小,你一年到头要忙制茶,也没人管他,来日有合适的女人,你再寻一个,不然你这日子没法过了。
洪青山苦笑,说我再不寻女人了,我自家都养不活,别去害人了。
本家老头说,你别妄贬自家,你是制茶大把式,连官家都要让你三分,倒霉是暂时的,有朝一日红运当头,有个大发的一天也说不定!不是说倒霉时烧洗脸水也要起锅巴,运气来了门槛儿也挡不住嘛!
洪青山有气无力地说,我是薄命人,不说那些没根儿的事了。
这时,几个去山脚挖坟坑的汉子提着锄头回来了,说洪师傅,坟坑挖好了。
洪青山跳起来,看看天,见日头快要落山,就说将就天还来得及,你们先喝点水,喝过还麻烦你们,我们把她抬去埋了!
本家老头阻住他说,青山,真要软埋?
洪青山擦了擦眼睛,说老哥,只好软埋了。
本家老头说,如果软埋,你这辈子在村人面前都说不起话了,一个大男人,让跟自己十多年的女人,死了连薄棺材都得不到一口!
洪青山说,我已经为她治病弄得倾家荡产了,对得起她了。
他朝那几个挖坑回来正喝蜂蜜水的汉子说,你们喝好水就来抬人。说着自己走在门板旁,又为女人整理一下衣裳,说桂香啊,真对不起你了……才说得一句,七尺高的汉子,忽然就泪流满面了。
那几个汉子赶忙放了水碗,过来抬起了门板的四角,那些女人们,也围住门板哭起来,有的哭着说,桂香啊,你这辈子划不着啊……
正忙乱着要起程,忽然有人喊道,别忙别忙,装了寿材才抬!

这是一个陌生的声音,众人抬眼一看,就见刚才来过的年轻人汗流满面地走进院子。
洪青山说,客官,你怎么还没走?
陆羽撩起衣袖擦着汗水,朝院子外说,快抬进来!
两个宦姑滩的男人用一根长杠子抬着一口薄木棺材走了进来,放在了院中。陆羽的白灰驴也跟在后面进了院子。
洪青山怔住了,其他人也怔住了。
陆羽朝洪青山深长一揖说,洪师傅,陆羽初来乍到就碰上你遭遇不幸,这口薄木棺材就算是我给婶子的送终物——另外,师傅现在正有难处,我这里还有十两纹银,这是竟陵崔太守给我的盘缠,一并给师傅先解燃眉之急,请一并接纳!说着,陆羽从袖子里摸出备好的银子,捧到洪青山面前。
突然而来的变故让洪青山惊异莫名,尤其是他面对的所有难题可以一并而解,但是,这样的好事怎么能轮到我洪青山身上?一时间,洪青山有做梦的感觉,痴呆呆地睁大眼睛看着陆羽,根本不相信这是真事。本家老头看到他的样子,就捅他一下,说,青山你说话呀!
洪青山象从梦中苏醒过来一般,急忙摆手说,客官……不,不,你说你叫陆羽,那是陆公子,你为我带来孙六的蜂蜜,我已经感激不尺了,你现在又要对我施以援手,我们素昧平生,无缘无故,你怎么要这么帮助洪某?
陆羽诚恳地说,洪师傅,虽然我们素昧平生,但人都有个七灾八难的,陆羽也是个苦出身,就是受了许多好心人的帮扶才有今天。所以,今天我看见了洪师傅的难处,我有帮衬的能力却坐视不救的话,那么我一辈子良心都会不安的,更对不起那些给了我莫大帮助的人,所以,从我这头来说,帮助洪师傅就是帮助我自己!
一席话,把洪青山说得十分诚服,他说,你这是读过书的人才能说得出的话啊,读过书才能讲得出这么深的道理!如此,你就是我的大恩人了,洪青山三生有幸,在这样的时候,老天派你来救我,大恩人,洪青山永远记得你的大恩大德,请先受我三拜!洪青山说着话,已经又是泪流满面了,但这是激动的泪,感动的泪。他前跨一步,推金山倒玉柱,向陆羽拜了下去,陆羽赶忙扶住了他,一迭声说,洪师傅,快起来,使不得,使不得哟……

转载请注明:大唐煎茶 » 长篇小说茶圣陆羽(三十六)情撼青山

喜欢 (1)or分享 (0)
大唐煎茶 © 2016-2019 · 陕ICP备14002758号